《陰陽路五之一見發財》

紀陶

  《陰陽路》最好看的,已不再是在靈異題材上不斷攪到新意思,而是在每集的故事中,都見到類型與主題之間的角力,在驚嚇攪笑中,往往能騰出不少空間來說一說人生,從提戲劇背後的根源。
  像第5集故事的下半段,都是在靈異故事中完整一個人生主題:一隻曾經做錯事的鬼,留在人間徘徊,無非想對親人說一聲對不起。
  此集的故事結構不及前兩集豐富,但邱禮濤對人物的內心捕捉,以及對鏡頭及節奏的駕馭都極為準確。錢家樂及黎海珊曇花一現的「砵蘭街低B哥及低B嫂」更是神來之筆。令人笑破肚皮之餘又充滿人情。

朗天

  《陰陽路》系列的公式似乎是:獨立故事一線串,個別故事篇幅短了,敘事比較輕鬆,製作成本下調,充分說明逆市求存的智慧。問題是:這條線串得好不好,有沒有講鬼古,進行情緒拉張消費之外的得著?
  夜更的士司機遇鬼及夫妻人鬼殊途經歷,並不是新款的鬼古題材,《一見發財》再一次的啟示是:「橋唔怕舊,最緊要受」。

伊素

  邱禮濤愈拍愈得心應手,而且把各樣的情懷利用鬼片類型大抒特抒,片中的鬼已經是各樣人類情誼的象徵,這趟一見發財大幅增加的警世意味,同時間把各種六十年代的粵語片符號引入,重提賭仔誤己誤人的憾事,藉六十年代手停口停的寶貴經驗,暗喻投機的機會主義者的危險,放棄賭仔性格而重投腳踏實地的做人處世原則,實是香港現況的最大感觸。

(原文刊載於「網上行」本會專欄,一九九九年二月一日)

 


列孚

  這部系列片一直可以拍下去,到這齣第五集仍有其可觀之處。同樣是三個故事,但從沒有重複過去的東西,驚嚇、惹笑之處依然不斷,難得的是,邱禮濤不忘帶出自己的東西。
  除了片中以古天樂一家要帶出親情外,最後一個故事說到雷宇揚、黎耀祥、吳志雄邁入老年,仍擺脫不了繼續處於飽受驚嚇卻能依仗彼此間多年友情互相維繫支持,體現友情之可貴。本片除有一定可觀性外,所帶出信息仍然是值得重視的。

張偉雄

  認清生命中那個是人,那個是鬼;並不是你煞氣大,不怕鬼,便勝人一籌,那還不過是閣下的人間考驗。與鬼同行,令你拿取不勞而獲的收成,然而也要付出最寶貴的。
  其實這種道德命題,早已出現在以往的《陰陽路》裡,卻是今次報應不爽的線絡簡單直接的陳現。不知這是不是邱禮濤刻意去歸納短暫人生之業債。雖然他經已成熟地不以之作為電影之結尾,銳意減少了「呢個故事教訓我o地……」的口吻,而是心的贖罪,才是故事安息的歸宿。如果大前段流麗的攝影風格,可以一氣呵成到尾,則相信說教的形態也可以可時圓滿地解決了。

賓尼

  邱禮濤拍《陰陽路》系列的鬼片來到這最新一輯,新意欠奉,還幸技巧熟練,尤其在驚嚇氣氛的塑造上屢屢顯出心思,全片並不像一般港產製作刻意賣弄血腥核突的驚嚇效果,又或者像殭屍片般製造胡鬧對打場面,反而能善於利用恐怖心理的氣氛效果,以主角尖叫聲來營造恐怖感。
  此外,《陰陽路》系列的特色——遇鬼說教,在新一集中仍然勸人勿爛賭和注重家庭,而古天樂與李蕙敏所飾的夫婦今次更多了份長情,將刻骨銘心的愛情生命透過片中情節點滴堆砌而來,雖然有點鎖碎,但仍有其作用,至於某一兩段玩黑色幽默的搞笑戲,玩得頗過癮奇趣,倒是整體成績的未及得上《陰陽號3之升棺發財》。

(原文刊載於「網上行」本會專欄,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