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尋常的影迷

有些人很留意關於電影的消息和新聞,卻什麼電影都不看。他們不看電影有兩大理由:一是認為絕大部分電影都是不用看也可以知道是怎麼樣,二是覺得戲院放的都是爛片。在他們眼中,導演們都是廢柴,港產片皆是便宜的低能鬧劇,賣座的好萊塢製作是賣弄特技的無聊電影,叫好的韓國電影都是靠盲目崇拜偶像的人吹捧出來。至於法國、德國、西班牙、印度、中東和南美電影則鮮聽他們提及,未知有何評價。我們當然不可以否定這類人的見解,但每當發覺這些人以影迷自居的時候就總是不太明白他們。忽然想起聖經中的一句話:「沒有看見就信的人有福了。」也許這就是我所不明白背後的答案。

有些人什麼電影都看,但卻沒有一部電影可以令他們滿意,每看一部電影都會破口大薄C真佩服這些人的能耐,可以樂此不疲地跑進戲院折磨自己。也許對他們來說,看電影的最大樂趣就是看完之後可以蟑茧h快,順道發表真知灼見。聽這些人褸q影比上述那類人來得有趣一點,因為他們會逐場戲甚至逐句對白去薄A不像沒有看過便薊漱H般薇薔h都是那三兩句例牌兼典型說話。

可是這兩類人有一個共通之處,就是他們都是影迷。

忽然想起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生卻中不能承受的輕》(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中的一段情節。故事的主人翁托馬斯(Thomas)雖然深愛著女主角之一的特麗莎(Teresa),但仍然經常背著特麗莎和其他女人偷歡。托馬斯和每一個女人偷歡時,都在尋找著一種和其他女人造愛時所有的一點點不同。或許這種心態跟那些每看一部電影便薑@部的人之心態甚為相近。我說「相近」而不說「雷同」,是因為托馬斯並沒有每次造完愛之後都破口大薄A而且在找到極樂之前他仍可找到歡樂,再者,我相信有些影迷非常希冀在千百部電影中尋找那一點點的與眾不同。

「迷戀」和「放棄」並不可共存,已放棄便就不可能仍迷戀。仍迷戀的人會在眾裡尋「她」,雖然驀然回首時不一定可以喜出望外,但你卻可以嘗試回想你的初戀情人,重拾那當初曾經有過的感動。

 

邱禮濤

2004/8/13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