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齣電影

 

        經常到影視店買DVD。所買的,部分是沒有看過的電影,部分則是看過但又很想收藏的電影。一些在中學時期看過的電影,都很想買回家重看和收藏。除了是因為我視那些電影為「好」電影外,也因為對那些電影有一分特別深厚的感情;我視它們為成長的一部分。

        時至今天,大部分想收藏的電影都買了,當中有些電影是同時擁有VHSLDVCDDVD的。至於為何同一齣電影會有四個不同制式的版本,這也只有歸究日新月異的科技。說清楚一點,就是因為買VHS時,這世上還沒有LDVCDDVD,買LD的時候,這世上還沒有VCDDVD……,依此類推。也許,日後還會有同一齣電影的其他制式。

        可是,有兩齣在中學時期看過而又很想擁有的電影,至今都未曾在我家出現過;那就是《烈火暴潮》(Strawberry Statement)和《玉女含苞》(Jeremy)。

        《烈火暴潮》是一齣講述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期美國學生運動的電影。電影中的男主角是一個迷惘青年,他在偶然的機會下邂逅了一個搞學運的女子,之後除了談戀愛外,便和女主角一起搞學運。電影裡有很多很動聽的歌,除了開場和結局時Buffy Sainte-Marie演譯Joni Mitchell的《Circle Game》外,還有Crosby, Stills, Nash & Young的歌。

        《玉女含苞》的男主角叫Jeremy,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女主角叫Susan,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女,兩人都是純情中學生。故事由他們的相識開始,經過墜入愛河和偷食「禁果」的階段,發展到結局時兩人要分隔兩地。《玉女含苞》裡也有兩首歌,一是曾經很流行的《Blue Balloon》,而另一首則是《Jeremy》。除了結局時男女主角的分開帶點傷感外,整體來說,電影是很溫馨的。

        《烈火暴潮》是一齣帶點反叛和控訴的電影,《玉女含苞》雖是描述純情學生的愛情故事,但有人視之為「糖衣毒藥」,但無論如何,這兩齣電影在我心目中都有特殊地位,但我不會把它們看成「反叛電影」或「糖衣毒藥」。要說「反叛」,要說「糖衣毒藥」,我會想起《兩小無差》(Melody),原因留在日後再談吧!收筆前順帶一提,《兩小無差》的編劇是導演過《我要高飛》(Fame)和《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的亞倫柏加(Alan Parker)。

 

邱禮濤

2004/6/2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