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的士判官》

          經常在想,只要有老板,再加上人人齊心,便沒有拍不成的電影。

        一九九三年我拍了三部電影,其中一部是《的士判官》。《的士判官》籌備了一個月,用了二十個工作天拍成,男主角是黃秋生。在拍攝期表裡,只有三天沒有秋生的戲份。一天是拍于榮光出場的動作戲,另一天則是拍結局時的飛車特技;在那場飛車場面中,秋生駕著一輛的士(出租車),但那天我們只需要他的替身,還有一天就是拍差館內的戲。其餘的十七天,沒有秋生便不能拍攝。可是在籌備時,製片盡了最大的努力,也只能度到秋生兩天的檔期,原因是另一部戲已「預訂」了他的所有時間。

       當時,大家都很擔憂,怕電影拍不成。在老板的要求下,我只好跟秋生商量。秋生說他很想拍《的士判官》,而「預訂」了他所有時間的是一部他根本不想拍的電影,但卻因為某種原因不能不拍。我問秋生那應該怎麼辦。秋生說不相信他不想拍的那部戲會天天開工,只要知道何時不用開工,他便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跟秋生談過後,我們的製作組便抱著搏一搏的心情拍了一天沒有他戲份的戲。能夠度到檔期的兩天便用來拍一些不是「你說拍就可以立刻拍」的場景。那兩天中的一天,我們用來拍秋生家的戲,另一天用來拍醫院的戲。其餘的通告,幾乎全都是在拍攝日前一天才決定翌日出通告,因為到最後,秋生都只能預早一天才知道翌日是否有另一組戲的通告。

         戲最後都算順利完成,過程中,整個攝製組都充滿機動性,而且應變能力十分高。我深明那種機動性和應變能力都是源於大家對一部電影的投入。真的要感謝整個攝製組,包括秋生,對《的士判官》投入。

 

邱禮濤

2004/3/3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