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香港電影

 

       香港的電影工業很奇怪。雖然我是業內一份子,也覺得我們拍電影的方式真的很奇怪。這裡所說的奇怪,並不是指整個行業,但是只要肯留意,或者是消息靈通,便經常可以聽到一些奇怪的現像。如果你從來都不知道有多奇怪,就讓我告訴你三數個個案。

(一)當日《古惑仔》第一集的首個午夜場,狂收了一百萬港圓,  製作人的生意腦筋即時轉動,決定開拍《古惑女》。由只有「古惑女」三個字開始,到電影上畫,前後只有一個月。

(二)不少人都知道香港電影人可以日以繼夜、不眠不休地拍電影。但怎樣才算「日以繼夜、不眠不休」?就說一說我自己所經歷過的其中幾次經驗吧。當年拍攝《法內情》的時候,電影拍完後,初剪完成,監製麥當雄下令補戲,那次補戲一補便是連續的六十多個小時。另一個經歷是發生在二零零零年,我們在北京兩個月拍攝《蜀山傳》,期間只休息過兩天,平均每天工作時間是十八小時。

(三)有一次我在菲律賓拍攝《陰陽路四之與鬼同行》,我們在菲律賓一個月,期間只出過三個通告便拍完整部電影。該三個通告分別是一個四日四夜的通告、一個三日三夜的通告和一個九小時的通告。

(四)八九年劉德華和鍾楚紅拍過一部名為《愛人同志》的電影,我是該片的攝影指導。《愛人同志》剎科時共拍了差不多六十組戲,剪輯好後片長約一百分鐘,其中九分鐘的戲是在一個白天裡完成。換句話說,其餘約九十分鐘的戲共拍了五十多天。

        看完以上的幾個真實個案,你有何感想?有些人說,拍電影的人不少都是瘋的。可是觀眾根本不會太理會你是瘋的還是正常的,他們只緊張花了錢買的票是否物有所值。

 

  邱禮濤

2004/2/26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