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抽根煙

          以前很喜歡遠行,搭飛機時都會選可吸煙的坐位。

 已忘了是何時開始,我沒有了選擇,因為所有飛機航班都全面禁煙。於是,我很害怕搭飛機,尤其是長途飛機。

 剛又搭完差不多九小時的飛機,抵受著不准吸煙之苦,只是為了籌備一部要在印度取景的電影。

 試過七天沒有抽煙,是因為大病所至。

 試過戒煙,是因為女朋友想我戒。那次戒煙行動只維持了三天便告吹,是因為女朋友離我而去,而且我知道戒煙也不能留住她。其實之前她也間或抽煙,有次她抽煙後對我說嗅到自己的鼻腔很臭。

  離我而去的女子不止一個。其中一個在分手的晚上說我一身都是煙味。可是,在那個傷心的晚上之前,她從沒有表示過介意我吸煙。

        寫著這些文字時,我在抽煙。

 平日少了進電影院看電影,是因為所有戲院都禁煙。不喜歡在商場逛太久,是因為所有商場都禁止吸煙。如果有其他選擇,都不會到禁煙的場地拍戲,因為拍戲時我抽煙特別多。

我不認為吸煙可提神,也不認為吸煙可減壓,但就只是不能太久不吸煙。

  不能太久不抽煙是我的問題,不准抽煙是別人的規矩。有時要接受別人的規矩,是因為有時我別無選擇,電影不能不拍。

  坐了差不多九小時的飛機後跑出機場,第一時間便是狠狠地抽根煙。

 

邱禮濤

2004817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