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張導演

          已忘記了是十多年前的那一年,當時我除了是一個電影工作者外,還是一本電影雜誌的搞手之一。

           一天,我代表電影雜誌出席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一個記者會。那年的金像獎有一個大概是要表楊香港的「功夫電影」或「動作電影」之類的主題。記者會那天,大會找來前輩導演張徹先生到來。

        小時候看過不少張導演的武俠電影、不少次在報章和雜誌見過他的照片、也知道他是曾經叱蚍v壇的大導演;但看見張導演真人,那還是第一次。當時,我距離他約二十米,看著大會的工作人員扶著他進場。眼前的張導演走路時彎著腰,行動似乎不太方便。據說,張導演是因為大病一場,弄至腰不能挺直。

          張導演一步一步的踏上講台,在場人仕都報以掌聲。掌聲停下,張導演開始講話,但沒多久,台前的記者忽然擁到會場的另一邊,原來是一個女明星到場。當時場面有少許混亂,也沒有太多人關心張導演在說什麼。一剎間,我有點心酸,因為我看到一班後輩就是這樣對待一個曾經對中國人電影作過不少貢獻的前輩。

           第一次見過張徹導演之後,想不到第二次見面竟是另一個「之後」;那是差不多十年之後。那大概是九六、九七年間。一天,我接到一個在香港電台工作的朋友的電話,她說跟張導演做了一個專訪,訪問後,張導演對他說想約我見面。朋友給了我張導演的傳真號碼,我和張導演用傳真通訊,約定了一天到他家會面。

           張導演給我一個很親切的感覺,面上常帶著一點點微笑的笑容。他似乎對我的工作很留意,還對我的電影給了一些意見。他請我抽雪加,又叫工人弄來咖啡和西餅。跟張導演東拉西扯的談著一些有關香港電影的事情,他又提及想找我拍電影,由他拉資金。由於張導演聽覺不太好,說話也不太清楚,所以我和他是用「筆談」的方式交流和溝通。之後,久不久都會拜訪張導演,每次他都會預備好紙筆、雪加和煙灰缸在桌上等我。

            雖然一直都沒有機會跟張導演合作,但回想一個老人,離世前仍很關心和留意整個電影形勢,又很努力地希望在電影裡幹一點事情;那種對電影的投入,至今仍歷歷在目。

 

邱禮濤

2003/9/6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