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酒吧

 

         雖然不是周五或周末,但酒吧內擠滿了人。其實人數並不算太多,但由於這是一間小酒吧,所以看起來很擠擁。

 喜歡這酒吧,因為沒有人猜枚。我不喜歡猜枚,也怕別人大大聲地猜枚,但也有猜枚的時候,例如拍完戲和工作人員一起去吃喝玩樂的時候。 

 沒有人猜枚,並不代表這裡的人喝得不多,只是大家都喜歡邊談邊喝或孤單地喝。一瓶又一瓶的紅酒、一杯又一杯的啤酒和烈酒,已足夠令酒保忙個不亦樂乎。「樂」,並不只因為生意好,而是來的大部份都是朋友或熟客。你偶然自瓣@瓶天津玫瑰露或陳年茅台而來,無人會收你開瓶費,還會很樂意地端上杯子來。 

 今夜,不約而同地出現的朋友特別多。有一、兩個獨個兒走來,有一些三數人同來。在這裡談工事的人不多,到來的通常都是東拉西扯地談著地北天南。

 酒吧的一角,一班朋友在輪流朗讀他們自家寫的詩。當中一兩個也可以算是半個電影人。「半個」,是因為他們開工率不高,「不高」,並不全因為鮮有人找,很多時是因為他們很揀戲,也很揀人,所以從不介意別人不揀他們。相比之下,我是很隨波逐流的一個。

 詩人走上一把鋁質摺梯朗讀自家的作品,時有充滿歎詠,也有帶點含羞和難為情的含蓄。興之所至,朋友們會彈奏一些即興音樂,當中有人彈結他、有人吹起西版納的笛子、有人拉二胡、有人拉小提琴、有人輕輕地打著拍子。詩,除了可以朗讀,還可以唱出來,但並不是每個詩人都懂唱,懂唱的興之所至時會選一兩首他人的作品來唱,帶點藍調,也帶點南音。當局者自然享受即興的樂趣,旁觀的,也樂得即興地喝著酒。

 酒,不一定是貴的好。人腳好,酒就自然好。 

 快醉,不一定壞,起碼可以花少一點,但也可能會錯過一些美好時光。不醉,有時只因你喝得不夠多。喝多了也不醉,真的要多一點勇氣來面對現實。

 從不喝酒的,以上都是廢話。

 

邱禮濤   

2005/7/14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