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通識教育」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給了「Liberal Education」 一個定義:『A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that empowers individuals with broad knowledge and transferable skills, and a stronger sense of values, ethics, and civic engagement ... characterized by challenging encounters with important issues, and more a way of studying than a specific course or field of study』(參見:AACU網頁)。不清楚香港教統局所推行的「通識教育」在定義上和AACU有沒有分別。

對我來說,「通識」這個詞在字義上相當模糊,也不知道這個詞的由來。有說「通識」就是「識見博通」,這大概和我們口語化的「通通都識」頗為接近吧;也有說「通識教育」簡單來說就是「全人教育」,同樣簡單的推論就是「通識」等同「全人」,那麼「全人」又作何解?如果「全」字是一個形容詞,可視之為「完全」、「完整」、或者是更抽像的所謂「完美」;如是者,「通識教育」就是指完美的教育。可是,如果「全」字是有一個作為量詞的意涵,則可視之為「全部(人)」或「所有(人)」;如是者,「通識教育」所指的就是適合全部人、不分階級的教育。

通識教育源於20世紀初的美國,目的是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美國人稱「通識教育」為「Liberal Education」。要瞭解「通識教育」是什麼模樣的教育或學科,也許可以從「liberal」一字入手。

根據Raymond Williams 的《Keywords》(中譯本《關鍵詞》)所說:『「liberal」可追溯的最早詞源為拉丁文liber —— 意指自由人•••18世紀末期開始,「liberal」的意涵就是「開明的」(open-minded),後來引申為「非傳統的」(unorthodox)。•••19 世紀初以來,它(liberal)就具有政治上的自由主義(liberalism)之意涵。』Raymond Williams又提到因為「liberal」有著『進步的或激進的觀念』,所以有保守派『將「liberal」解釋為不嚴厲、心態軟弱且充滿濫情的寬厚』。

雖然教統局不會輕易地承認是保守派,但他們所理解的「通識」到底是什麼模樣,在政治上至今仍是一個迷思。香港嶺南大學強調的「博雅教育」,由啟蒙時代開始便被定義為解放思想和破除成見的教育取向,這其實在理念上與「通識教育」是同出一轍。至於教統局如何理解、或是「誤解」「通識」,我們還要拭目以待;但經歷過「人大釋法」的今日香港,「真理」和「正義」的解讀權並不在市民手中,在強調公民責任的同時,公民權一直被打壓。

八年的教育改革,成績有目共睹,也使我們對香港的教育制度不敢寄予厚望,但身在制度之中的老師們,在「to teach」的同時,也可以「to preach」。開明的老師當然不會去操控(manipulate)他人,但誠如Dan Cohen所說,教育本質上就有著manipulating 的成份。所以,在教育學生的時候,老師只要說「真話」,就不需介意有多少manipulating 的成份。這裡所說「真話」的「真」,除了是「真實」之外,還是「真理」的「真」,良知和一個普世價值觀是自由教育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東西。關於如何「說真話」、什麼人可以「說真話」,在Michel Foucault的《Fearless Speech》中也許可以找到一點啟示。

蘇格拉底說,教育在乎的是對靈魂的關懷。我想,這正是「通識教育」的真諦。

 

 

邱禮濤

2006-11-20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