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語言

 

        即將開拍的是一部由內地演員、香港演員和日本演員合演的電影。內地演員是黃聖伊,她不講廣東話也聽不懂廣東話。香港演員是黃子華,他的母語是廣東話,但懂聽普通話和能說不太標準的普通話。日本演員是白田久子和魔裟斗,他們不懂廣東話、普通話和英語,只說日本語,我們之間的溝通必須透過翻譯。拍攝這電影的難度可想而知。

       語言障礙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演員的演出,為了把這問題淡化,在劇本創作階段時我刻意傾向去構思一齣對白較少的動作片,而且電影所敘述的是一個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任何時空的故事。原劇本裡的對白是廣東話,寫畢後找人把對白改寫成白話文給黃聖伊,又再把整個劇本譯成日文給日本演員。日後當電影發行時,應該是會有不同語言的版本。

        語言經常都是我們構思劇本時必會顧慮的問題。例如我們到說英語的地方拍戲,通常都會盡量讓當地人說回英語,到電影面世時,觀眾會看到應說英語的角色說英語,由香港演員演繹聽得懂英語的角色在戲中不用翻譯便明白說英語的角色說什麼;而且會用英語跟說英語的角色演對手戲。於是乎出埠拍攝的香港電影經常會有多國語言夾在其中。

        可是我們這種顧慮在霸道的好萊塢商業電影相對地較少出現。例如《甘地傳》中的大部份角色,包括教育水平低的草根角色都能說流利英語,例如《莫扎特傳》中的角色也都說英語,又例如較近期的《最後武士》,電影裡懂英語的日本人角色多的是。從一個寫實角度去看,這些電影都有一定問題,但票房反應告訴我們,市場並不介意。

        反過來看,不少英語電影都會很著意角色的英語口音,例如《因父之名》裡的演員都說著帶愛爾蘭口音的英語,《沉默的羔羊》中茱迪科士打演繹的聯邦密探隊探員說著帶美國南部口音的英語。由此可見,製作人很注重英語的口音,而這種「注重」被視為一種「認真」。歸根究底,還是市場主導所造成。所謂西片,所指的其實大部份是英語電影,就只不過是說英語的電影,至於為什麼要說英語,並不一定和劇情或角色有必然關係。

 

 

邱禮濤

2004/4/15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