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但戲還是要拍下去!

          一向健康的我,2002年大病了一場。

        病發初期,我剛完成《反收數突遣隊》的拍攝,正開始《給他們一個機會》的籌備。一天早上,起床時覺得喉頭有點痛,身體發軟無力,以為是感冒的先兆,因為以往初發感冒時都有這兩種感覺。帶著疲乏身軀,把工作趕快做完,便回家吃葯,然後睡覺,這也是因為以往發感冒時,都是這樣「自醫」。可是,一覺醒來,狀態比睡前還差,心想,這次的感冒菌真勵害。跟著的幾天,除了每天外出完成不能拖延的工作外,便儘量留在家中「自醫」。可惜「自醫」失敗。

        幾天之後的一個晚上,病情更加嚴重,手腳無力、不想抽煙和沒有丁點兒食慾外,還發104度(華氏)的高燒。妻子扶著我到醫院看急症門診,醫生說是感冒,替我開了一些葯和打了一針。又過了幾天,醫生給的葯已用完,但我還沒有恢復完過來,而且眼睛和皮膚發黃,妻子懷疑是肝炎。翌日,去看另一位私家醫生,他也懷疑是肝炎,於是替我抽血檢查。檢查報告說我白血球數量比正常高很多,加上其它癥狀,醫生推斷患肝炎的機會很高,建議轉介我入院找專科醫生作詳細檢查和觀察,他估計住院期可能要一星期。由於《給他們一個機會》開鏡在即,加上其中一天的拍攝是租用香港文化中心的「死期」(如果改期,就要多等六個月)。我跟醫生說要過了那個「死期」才能入院。還記得那「死期」前的一星期真是苦不勘言,四肢無力以致寸步難行,就連看五分鐘電視新聞也覺得十分疲勞。除了製片、副導、美術指導等來我家和我開會之外,其餘時間就只能躺在床上。當時真擔心文化中心的拍攝可不可以熬過去。

        拍攝天終於來臨,工作人員為我在現場預備了一張輪椅。拍攝時,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坐在輪椅上,身體雖然疲弱,但精神尚好。收工時,從輪椅上起來,走了一會,忽然想抽煙,還以為拍戲治好我的病。回家不久,所有病癥又重臨,只好聽醫生的話,收拾簡便行裝入院。 

        在醫院照了磁力共震并多次抽血檢驗,診斷結果是膽管閉塞導至膽管炎,之所以有肝病癥狀,是因為膽管炎影響肝功能,果然是肝膽相照!分析過病情後,醫生說要動手術通膽管。

 留院八天後,我回家休息兩天,便繼續《給他們一個機會》的拍攝。大病一場,瘦了二十磅,但無損我拍戲的心情,而且越拍越精神,越想吃東西和抽煙。

 

邱禮濤

2004/7/14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