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二零零三

         二零零三年真是「多事」的一年,也是「死得人多」的一年。其他範疇的在此不說,就只說演藝界,二零零三年先後離開我們的有張國榮、林振強和小黑哥。他們的離開都來得十分突然,叫我們一時間難以相信和接受那無可挽回的事實。

*   *   *   *   *   *   *   *   *  

  平安夜的下午,正當我坐在電腦前,準備寫一篇一年總結的文章時,電話又傳來一個壞消息。我的一個朋友被發現在家中死去,她的名字叫楊淑彝,朋友都叫她阿May

           不算很有名的阿May是一個鋼琴教師,也是一個寫作人,寫過一本叫《瘋狂大康復》的書。在書裡,阿May用輕鬆的筆觸寫出她患病的經過和康復的過程。在字裡行間,讀者可以感受到阿May在對抗病魔的同時,積極面對生命的態度。並不瘋狂的阿May患的是精神病,她曾經是一個精神病患者,又曾經是一個精神病康復者。可是在過去一年,她的病復發,進出了醫院好幾次。

  和阿May的交往,其實是始於她的著作,我看過她的書後,很想將之拍成電影。起初,阿May很抗拒拍把故事搬上銀幕,也許是對我不太信任之故。後來交往的日子久了,彼此建立了互信的基礎,她終於答應把版權出讓。到今天,電影還未能開拍,主要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演員。

*   *   *   *   *   *   *   *   *

  一年將盡,來個總結,當是一次回顧,也可以當是一次檢討。可是對於二零零三年,這樣的一個總結總是叫人唏噓,因為已去的都不能再回來,人生的聚散都不是我們可以掌握的。

  對我來說,最不開心的時候,最好就是去拍電影。那怕拍一齣被人蟑茠祕撗O頭的電影,只怕喜、怒、哀、樂都堵在一個我們不能擺脫的神經裡。

  無論二零零三是怎樣的一個年頭,最後都只不過是時光洪流裡三百六十五天的一個代名詞。人生無常,唯時間巨輪總是有它的永恆規律。

 

邱禮濤

2003/12/25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