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以前因為沒有留意,所以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我所說的,是一撮洋人,他們都是電影發燒友,既然是發燒,就是很愛電影,而且很愛香港電影。

      據我所知,這些人多數都有一份跟電影完全沒有關係的工作;對外人來說,那是他們的正職,但對他們來說,那是他們的副業。正職和副業之分,有時要視乎你用什麼角度看過去。有些人會視佔收入最大來源的工作為正職,但有些人只視之為副業,因為他們的價值觀是興趣先行,所以花很多精力和時間在收入不多的興趣之上。這一撮洋人就是這種人,他們的興趣是收集、觀賞和研究香港電影。為了體現興趣和與眾同樂,他們寫影評,搞電影網站和電影節。

      他們之中,有住在香港的,也有住在歐美的。某些住在歐美的,幾乎每年都會來香港一次,通常是香港國際電影節期間。住在香港的,很多時都會被一些外國電影節物色為區域聯絡人。應這些人的約做訪問或閒聊時,聽著他們如數家珍、仔細地說著一些香港電影資料時,發覺他們真的比香港某些影評人更熟悉香港電影。過去數年,這樣的外國人中有兩個每年都找我一次。他們一個來自美國,一個來至德國。

      來自美國的叫Art Black,雖然名字之中有個「Black」字,但卻非黑人,賴以為生的工作是保險,收入不多的工作是寫關於香港電影的介紹和評論。每年三、四月間,Art Black都會請假來港,走遍大街小巷搜羅香港電影的錄像帶、VCDDVD,還會搜羅電影海報、首影禮入場券和香港演員的寫真集等東西,聯絡電影人做訪問也是他行程的部份。

      來自德國的叫StefanStefan的英語很好,為了研究香港電影,他學懂不少漢字。過去數年,Stefan每年都來香港,即使是在SARS 期間,他也「冒險」到來。那年,我和他相約在某酒店的咖啡室見面,數千平方呎的地方,除了侍應外,就只有我們兩人。眼見市面的蕭條,加上張國榮的去世,Stefan流露一種不亞於香港人的傷感。這數年間,Stefan努力地寫著一本關於香港電影的書,又很努地在德國搞香港電影節。

      身為一個香港電影人,每當看見這些對香港電影充滿熱誠的外國人時,我都會因為他們那種不遺餘力地推廣香港電影的行勁而感動。

 

邱禮濤   

2005/7/22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