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 de Certeau’s

“MAKING DO”:

USES AND TACTICS

 

    濤   Herman Yau)

 

20084

- - - - - - - - - - - - - - -

“There are more ideas on earth than intellectuals imagine.  And these ideas are more active, stronger, more resistant, more passionate than "politicians" think.  We have to be there at the birth of ideas, the bursting outward of their force: not in books expressing them, but in events manifesting this force, in struggles carried on around ideas, for or against them.  Ideas do not rule the world.  But it is because the world has ideas … that it is not passively ruled by those who are its leaders or those who would like to teach it, once and for all, what it must think.”

 

~  Foucault, as quoted in Michel Foucault (1991) by Didier Eribon,

as translated by Betsy Win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 282

 

也許,我們可以把 Foucault 這段說話,作為 Michel de Certeau 的著作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1984 [1980])一書的中心思想。 De Certeau1984:xiv)也自言,他對日常生活的研究可參照 Foucault 的《規訓與懲罰》作為解釋。理論家們在知識世界裡,有關不同理論的相互生產、認證、對話、論爭、排斥或承上啟下,素來都是學術世界裡的「平常事」。 De Certeau 提出的「策略」(strategy)和「戰術」(tactic)都是其他學者經常引用的概念。

1989年同時出版的《Understanding Popular Culture》和《Reading the Popular》裡,John Fiske 引用了 Michel de CerteauPierre BourdieuRoland BarthesStuart Hall  Mikhail I. Bakhtin 等歐洲學者的理論,來論述晚近英語地區裡資本主義社會的庶民文化(popular culture);當論及消費社會的時候,Fiske de Certeau 的理論作為立論的重要基礎,肯定了消費者作為主體而又具創意的活動。可是,Fiske 的分析和論述,卻引來 Alan Aldridge [1]的一問:『But is Fiske right? Aldridge 有這一問,故之然是因為他並不認同 Fiske 對消費社會的相關論述,他批評 Fiske 把消費者視作不同形式的選擇者之時,非但沒有把被踐踏的窮人納入其論述的考量之中,還不期然地匹配著右翼[2]對(購買型)消費者的擁護,歌頌著消費主義在日常生活的滲透。對 Aldridge2003:89-90)來說,Fiske 沒有釐清大眾文化(mass culture)和庶民文化(popular culture)的分別,他認為 Fiske 所指的「popular culture」應為「mass culture」。

為何 Aldridge 只問:『… is Fiske right?』而不問:『… is de Certeau right?

 

“Making Do”: Uses and Tactics

De Certeau 的理論中,Fiske主要引用的是《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裡的第三章:〈“Making Do”: Uses and Tactics〉;這個章節其實也是全書中最為聞名於學術界的兩篇文章之一[3]

如果〈“Making Do”: Uses and Tactics〉是一篇難以理解的文章,問題也許是在於其用字。在閱讀歷程中,讀者不難發現文章[4]裡不少影響著「意義」建構的語詞 例如:「ruse」、「artistic」、「tricks」、「insinuate」、「poaching」、「guileful」、「legerdemain」、「sophistic」等 都是關係著一些道德價值的語詞。然而,這些慣常地被視為帶有貶義的語詞,在整篇文章的語境裡,又似乎有著雙重意義 其一:是表面相對以強者作為主體價值而言、已成為約定俗成意義;其次:是對弱者或在某種秩序中被壓制的人來說,所指涉的一種平常的、別無它法的、「artistic」的創意和創造力(inventiveness)。當「措辭」(rhetoric)被利用作為把戲(tricks)的工具,在帶著某種模式和前設的「言說方式」(ways of speaking)為「操作手段」(ways of operating)所提供的相關分析中,「好」與「壞」只在乎言說者在真正的語言鬥爭(linguistic combat)裡所身處或所選擇的特定位置;也就是:「誰在說話?」成為價值的重要參數。因此,正如 Foucault 所說的「think otherwise」或「think differently[5]de Certeau 指出(1984:39):當我們把語言作為「符號」(semiotics)來理解的時候,對思想和行為藝術的考察,就必須跳出所謂「正統」(proper)所局限的某種理性之外。

在〈“Making Do”: Uses and Tactics〉的開首,de Certeau1984:29)說:『儘管被一些措施壓制或遮蔽,「la perruque」正四處蔓延,且日益普遍。』[6]  De Certeau 所說的「la perruque」,就是工作者在上班時偽裝為僱主工作,實際上卻是在為自己而作的事情;它既不算「偷」,因為沒有具物質價值的東西被盜取、也不是怠工或曠工,因為工作者著實地守著崗位。精於la perruque」的工作者,只是把本來用作為他人工作的時間,轉移或置換至自由、具創作力和明確地不會帶來利潤的工作。他們視乎情況所給予的機會和可能性,運用「戰術」,以「具創造力的拼接」(bricolage)形式,把「la perruque」嫁接到生產線的系統,使「勞」(work)和「逸」(leisure)的活動,通流(flow)在一起。可是,那些「戰術」並不遵從工作者所在地的法規,「戰術」只會創造空間,讓工作者從中找到那個有著約束秩序的地方的「使用方法」(ways of using)。(1984:2529-30

把有關「la perruque」的闡述推而廣之,de Certeau 論及日常生活裡的「消費」(consumption),以致其它踐行(practice)。於de Certeau,「消費」是日常生活踐行的一種、也是另一種生產 另一種有別於理性化的、擴張主義的、中心化的、引人入勝的、和虛張聲勢的生產,『其特徵在於它的謀略、分裂、偷獵和私密的本性;也在於它不言倦、但靜悄悄的活動。...它把自身呈現在一種使用強加在其身上的東西的藝術之中。』[7]1984:31)有著人類學和民族誌作為學術背景的 de Certeau,以印第安原住民在西班牙殖民統治下和非洲族裔在巴黎的日常生活踐行出發,借用語言學理論裡,「言語」(parole)作為一種行為,從屬於「語言」(langue)作為一個系統的概念作為論述基礎,引申討論日常生活裡的權力關係。語言學的研究,一方面指出如果沒有「使用情境」(context of use)的相關知識,我們不會明白所使用的語詞和句子所參照的東西;另方面則說明「言說行為」(speech act)既是語言的使用,同時也是在語言之上所演繹的操作。 De Certeau 以這兩個概念作為類比和比較,提出日常生活踐行裡的「策略」和「戰術」概念,來分析和理論化庶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以一種不抗拒、不轉化的內裡顛覆,把非由他們製造出來而又強加於他們身上的知識和符號,使用為實踐時所操弄的客體(1984:32-34)。 De Certeau 強調的是:「消費」作為日常生活的踐行,意義在於如何使用被消費的東西、如何以看來是服從的行為,反客為主。在主體和客體的意義上,我們可以把 de Certeau 的討論視為一個對日常生活行為政治化的過程。

De Certeau 說:

『我說的「策略」(strategy)是指權力關係的計算(或操弄):當一個擁有意願和權力(一種事業、一隊軍隊、一座城市、一個科學的建制)的主體,一旦能夠被獨立出來時,這計算(或操弄)便得以可能。它假定了一個能夠界定為屬於它的地方(place)來作為根據地,從而能夠管理那些由目標和威嚇所組成的對外關係...。在「管理」的意義上,每一種「策略性」的合理化(rationalization),都首先要在「周圍環境」(environment)中尋求識別它自己的地方,也就是一個它擁有權力和意願的地方。』[8]1984:35-36

『與「策略」對立的...「戰術」tactics是一種取決於正統場所(proper locus)的缺席、經計算的行動。由於沒有「外在性」(exteriority)的界定,規定了它必須自發的狀況。「戰術」的空間是他人的空間,因此,它必須玩弄和把玩一個強加了外在權力的法規和由外在權力的法規所組成的場域。...它是在「敵人的視野」...和領土裡躲避敵人的行動。...它利用和依賴「機會」,在沒有任何能夠積貯勝利的基礎下,建立它自己的地位和計劃突襲。贏到的東西它不能保存。這種無結果的狀況賦予戰術一種流動性;但肯定的是:那種流動性必須接受瞬間機會、在忙忙碌碌時,抓著特定時刻所提供的可能性。它必須警惕地善用專有權力監察下、特殊接口間開啟的縫隙,來入侵該權力,並在其中製造驚喜。...「戰術」就是弱者的藝術。』[9]1984: 36-37

 

簡單來說,de Certeau 的「策略」是一種由上而下的宰制,而「戰術」就是一種由下而上、狡猾地抵抗宰制的行動。「策略」在空間上取得特權,而「戰術」則取決於聰明地利用時間在當中成為重要因素的機遇(1984:38-39)。在「消費」踐行裡,弱者運用「戰術」,伺機地迂迴滲入權力的所在地,進行操弄,使「權宜之計」(making do)活動成為可能。當「策略」和它背後的權力都是顯而易見之時,「戰術」之下的使用方式,卻隱匿在符碼化的範圍和一般的透明度之中。統計學通常只計算「什麼」被使用,並沒有考量其使用的方式(1984: 34-35, 37)。

Foucault 的研究關注當代權力和規訓在日常生活裡潛藏的根本結構,de Certeau 認為:『如果規訓的網架真的無所不在,而且日益清鄔M變得多方面,發掘整個社會如何抵抗歸約在規訓之中,就變得更為迫切:發掘什麼樣的庶民過程...操弄了規訓的機制,使遵從只是為了躲避;最終地,是什麼樣的「操作方式」,形成無聲過程所建立的社會經濟秩序裡,消費者一方的對應。』[10]1984: xiv-xv De Certeau 的研究所關注的,就是使用者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以「戰術」作為抵抗的可能性,透過某種「操作方式」,再挪用社會文化生產的技術所組織的空間,來組成反對規訓的網絡(network of an antidiscipline)。

 

Fiske Vs. de Certeau

的而且確,Fiske 是以 de Certeau 這些理論來作為論述消費社會的根基。Fiske 列舉了一些日常生活踐行的例子作論證;這些例子包括年青人的「無產者購物」(proletarian shopping)和女性在消費購物行為裡的充權(empowerment)等 [11]。雖然 Fiske 認為這些例子都是「戰術」的實踐。可是,在他的語境中,「戰術」是為了在強者的「策略」中攫取「愉悅」(pleasure),而「愉悅」也是他的論述所強調的重要參數,雖然當中不無「挪用」、「再挪用」和標榜「我」的成份,但卻沒有顛覆的意味,而且;「愉悅」、或對「愉悅」的慾望,也就正是消費主義賴以大行其道的動力。在「消費」的意義上,Fiske 認為消費是自主的、不是被動的,但他的分析卻局限了在購物層面的消費,權力關係也只是落入消費能力的強弱框架之中,如果正如 de Certeau 所說:「消費」是另種形式的生產;那麼,Fiske 所分析的「消費」,它一切成功的生產最後都只呈現為「愉悅」。如是者,de Certeau 本來闡述為抵抗的「戰術」,在 Fiske 的論述裡,都成為從屬「強者」的消費邏輯和「強者」的理性,還有助於建設「強者」的「策略」。反觀 de Certeau 所論述的「消費」,則是包括、但絕不局限於購物的「文化消費」和「消費文化」,更包括日常生活所指涉的、抽象的、創意的、非物質的、和沒有錢財交易的權力關係,其理性是建基於一種如戰爭般的文化邏輯之上。 Fiske「使用」de Certeau 的理論,以具體實例來分析消費社會裡人們的日常生活,但 de Certeau 卻沒有用任何具體實例來論述「策略」和「戰術」,只用不同方式來表述他稱之為「戰術」的東西:『...由一開始就假設消費者的日常踐行有著戰術的本性,我在建議一些有關消費者日常踐行的想法。居住、走動、言說、閱讀、購物和烹調都是看似對應著戰術詭計和驚喜特徵的活動:弱者在強者建立的秩序裡那些聰明花招、在對手的勢力範圍內把一己置於上鋒的藝術、獵人的詭計、機動的、多形態的流動、喜洋洋的、詩意的和戰爭般的發現。』[12] 1984:39-40De Certeau 又說,這些踐行是永恆的藝術,它的過程可以在最遙遠的生活領域中找到、也可以追溯到太古時,某些魚類和植物極為值得鑒賞的偽裝和掩飾花招。

吊詭的是,de Certeau 一方面似是在分析和理論化一種一直無聲地存在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行為,但同時又似是在建議和倡導一種跟強者過招的踐行。此外;雖然 de Certeau 的理論似是關乎日常生活中的「沉默政治」(the politics of silence),但卻可以被挪用為一些社會運動的理論指引。就以近期在銅鑼灣時代廣場一系列由民間自發的「斷估唔拉」活動為例,de Certeau 的理論都或多或少地可以作為解釋行動的基礎。在《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的開首,有這樣的文字:『To the ordinary man.  To a common hero, an ubiquitous character, walking in countless thousands on the streets … ——  很有左翼革命家宣言的口吻。再看 de Certeau 的個人歷史:他是天主教耶穌會(Society of Jesus)的會士, 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掀起了名為「五月風暴」的社會運動,這場運動除了使戴高樂總統下台之外,也讓 de Certeau 成名於法國學界。運動之後,他參與了法國大學的改革;之後,到了南美洲參與了解放神學運動和原住民運動,特別關注社會公義、成人教育和貧窮問題。《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的法文原版於1980年出版,我們可以假設 de Certeau 的書寫時間是在1970年代末,那是火紅年代結束後差不多十年的時間,西方資本主義發達國家雖然仍然處於冷戰陰影下,但社會正處於相對的太平盛世,在動蕩社會的情境裡說過革命後,不少人文學者都從宏觀政治運動轉移到專注微觀政治。 De Certeau 的「策略」和「戰術」概念也就正是對日常生活微觀政治的關注;然而,我們並不可以把對微觀政治的關注,視為對「大時代」失落的權宜之計。在晚期資本主義社會裡、或在列根和戴卓爾肆無忌憚地極力倡導的新自由主義情境中,新形式的壓迫和新的不平等陸續出現和被發現,也許激化了以微觀政治作為保衛社會公義、對建制不妥協的干預論述。

有趣的是;縱然於我來說,在微觀政治的取態上, Fiske de Certeau 大有不同,但 Fiske 在「消費」和「使用」de Certeau 的理論時,卻有著很強 de Certeau 的「戰術」意味。

_________________

1.       參見:《Consumption》(2003):90

2.       1980年代,在右翼政客極力倡導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之下,公民權益等同消費者的權益、消費成為公民責任。

3.       另一篇文章是〈Walking in the City〉(《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91-110)。

4.       這裡所指的是 Steven Rendall 翻譯的英譯本。

5.       參見:《Volume 2 of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 The Use of Pleasure》(1990 [1984]):8-9Robert Hurley 譯。

6.       英譯原文:In spite of measures taken to repress or conceal it, la perruque … is filtrating itself everywhere and becoming more and more common.

7.       英譯原文:… characterized by its ruses, its fragmentation …, its poaching, its clandestine nature, its tireless but quiet activity, … it shows itself … in an art of using those imposed on it.

8.       英譯原文:I call a strategy the calculation (or manipulation) of power relationships that becomes possible as soon as a subject with will and power (a business, an army, a city, a scientific institution) can be isolated.  It postulates a place that can be delimited as its own and serve as the base from which relations with an exteriority composed of targets and threats … can be managed.  As in management, every “strategic” rationalization seeks first of all to distinguish its “own” place, that is, the place of its own power and will, from an “environment.”

9.       英譯原文:By contrast with a strategy …, a tactic is a calculated action determined by the absence of a proper locus.  No delimitation of an exteriority, then, provides it with the condition necessary for autonomy.  Thus it must play on and with a terrain imposed on it and organized by the law of a foreign power …. It takes advantage of “opportunities” and depends on them, being without any base where it could stockpile its winnings, build up its own position, and plan raids.  What it wins it cannot keep.  This nowhere gives a tactic mobility, to be sure, but a mobility that must accept the chance offerings of the moment, and seize on the wing the possibilities that offer themselves at any given moment.  It must vigilantly make use of the cracks that particular conjunctions open in the surveillance of the proprietary powers.  It poaches in them.  It creates surprises in them.  …[A] tactic is an art of the weak.

10.   英譯原文: If it is true that the grid of “discipline” is everywhere becoming clearer and more extensive, it is all the more urgent to discover how an entire society resists being reduced to it, what popular procedures … manipulate the mechanisms of discipline and conform to them only in order to evade them, and finally, what “ways of operating” form the counterpart, on the consumer’s …side, of the mute processes that organize the establishment of socioeconomic order.

11.   參見:《Reading the Popular》(1989):13-42

12.   英譯原文:[I am] suggesting some ways of thinking about everyday practices of consumers, supposing from the start that they are of tactical nature.  Dwelling, moving about, speaking, reading, shopping, and cooking are activities that seem to correspond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actical ruses and surprises: clever tricks of the “weak” within the order established by the “strong,” an art of putting one over on the adversary on his own turf, hunter’s tricks, maneuverable, polymorph mobilities, jubilant, poetic, and warlike discoveries.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