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黃子華的二十年友誼

        某日,和黃子華喝下午茶談公事。公事不消三十分鐘便談好,之後我們東拉西扯地閒聊了兩個小時。聊天期間,子華忽然停了下來,心裡似在盤算一些什麼,然後說:「其實我們相識快有二十年。」我心中一計,也不能不接受這個不願接受的事實。我的不願,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不想知道時光溜走得這麼快。

       認識子華的時候,他還未踏足電影圈。當時他在只可容納百多人的城市當代舞蹈團搞了一個一人秀(One Man Show),整個演出就只有他一個人在講笑話,那時候還未有「棟篤笑」這詞,但那個演出則可視為黃子華「棟篤笑」的開始。往後的日子,子華開始了大型的「棟篤笑」演出,場地多在可容納三千觀眾的新伊館。

        「棟篤笑」讓子華紅起來,不少人都認同他是一個創作人,電影界開始有人找他寫劇本,可是他都婉拒了。其實子華並不抗拒寫劇本,但你找他寫劇本,就一定要預他一個角色。原來子華喜歡演戲。

       大概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搞的一次「棟篤笑」中,子華說不知道如果許冠文看了他的演出,會不會找他寫劇本。不久,許冠文真的找了子華寫劇本,我則不謀而合地被許冠文找了去當那電影的攝影師。電影叫「神算」,子華演了一個大配色。

        「神算」是我和子華在電影方面的第一次合作,之後,客串的不算在內,我們合作了三次,分別是「驚變」、「奪舍」和近日開拍的「戰神再現」。

        在我心目中,子華是一個有創作力的演員,能夠和像他般有創作力的演員合作是一件樂事,何況他是我的朋友。能夠借工作和朋友敘敘舊。我想,上天真的待我不薄。

 

邱禮濤  

2004/5/19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