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羅大佑很想去喝酒

 

          不少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文藝青年都喜歡聽羅大佑的歌,羅大佑的歌可算是陪著他們成長的。時至今日,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聽羅大佑的歌,但在羅大佑演唱會當晚,這些人都不約而同地出現在紅墈體育館,說到底這次是羅大佑第一次在香港開演唱會。

       看羅大佑在香港開的《搞搞新意思》演唱會當晚,遇上一些年齡和我相仿的舊朋友,演唱會之後遇上的另一些朋友,也說看了羅大佑的演唱會,而且讚不絕口。

       我是一個人去看演唱會的,但看後很後悔沒有約朋友一起去。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一定會約朋友去看,而且是約一大班,一於來一次集體回憶。

       我是從《之乎者也》開始聽羅大佑,那時一聽便著迷。其實有這般反應的不只我一人,大家都認為他的歌不單祇旋律動聽,而且是有內容和有「一顆心」。只要用心去聽,你也可以聽出羅大佑是用「心」去寫和演譯他的歌。

       羅大佑出版了一張名為《家》的大碟後,便跑了去紐約兩年。之後來了香港,當時,我有幫雜誌寫稿,替他做過一個訪問。記得在訪問裡,他說不少人年青時都想改變世界,但後來卻被世界改變了。

      在往後的日子裡,兩部我有份參與的電影找了羅大佑來配樂。那時魯世傑是他的拍擋,看著他倆在錄音室中彈著兩部琴,彷彿是在看一場小型演唱會。

       近年,偶然到除克導演家中吃飯,羅大佑都會突然跑來。

         舞台上的羅大佑,我還是要到這個名為《搞搞新意思》的演唱會才看到。不知怎地,演唱會後,很想去喝酒。

 

邱禮濤     

2004/3/26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