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佑和逝去的青春

 

          月前知道羅大佑在北京開演唱會,已很想去看,但是因為工作纏身,未能成行。上星期,羅大佑來港開演唱會,我告訴自己,這次一定不能錯過。

         羅大佑的演唱會名為「搞搞新意思」,客串的歌手有袁鳳英、蔣志光、黃耀明、伍佰和梅艷芳的聲音。

         說實話,整場演唱會都沒有搞出什麼新意思來,但長達三個多小時的演唱會十分精彩,全無冷場。

         在我二十到三十歲的十個年頭,羅大佑的歌可算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在朋輩中,喜歡羅大佑的人可不少。記得當年和朋友們經常到一間名為「十二吧」的酒吧喝酒談天,當中有一個朋友能背誦羅大佑每一首歌的歌詞。無可否認,歌詞是羅大佑歌曲吸引人的其中一個重要 元素,還有那沙啞的聲線、帶點哀愁的歌詞和遊吟式的唱腔,使他的歌成為不少年青人成長歲月中的好伴侶。

         偶然有人問我最喜歡羅大佑那首歌。雖然我喜歡很多他的歌,但硬要說出一兩首,我會選《將進酒》和《戀曲1980》。想當年,住在山谷中的村屋裡,牆上就寫著《將進酒》的歌詞。可是,演唱會中羅大佑並沒有唱《將進酒》,也沒有唱《戀曲1980》。

        演唱會當晚,羅大佑唱了很多歌,也說了很多東西,整個演唱會都洋溢著很濃 厚的香港感情,要不是那不純正的廣東話,你也許會忘記他本來是一個台灣人。

       羅大佑唱出的每首歌,都勾起我不少記憶。繁忙工作令人無暇回望的青春歲月,都突然地穿梳在億億萬萬的腦細胞中。令人感動的歌曲,也許並不局限在歌曲本身的感染力,而是源於我們實在很想念我們的青春。

 

 

邱禮濤     

2004/3/18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