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冬天真太冷!

          聽說在遠古年代,印度是和非洲相連的,後來由於地殼變動,印度從非洲大陸分裂開來,形成阿剌伯海,而在亞洲大陸之上便隆起喜馬拉雅山山脈。

        沿著畸嶇山路登上喜馬拉雅山,路途上險像處處,畏高者不宜倚車窗坐,更不要朝窗外往下望。與此同時,壯觀的山勢盡入眼廉,一剎間,我真的相信山裡會住著神仙。到了一萬三千多呎的高度,各人都特別留意自己有沒有高山反應。由於氧氣稀薄,當地人不時提醒我們走路不要太快。

        到過喜馬拉雅山之後,不少人都感到「不枉此行」,而在「不枉此行」的同時,我們都不忘拍攝工作。

        在一萬三千多呎的雪山拍戲,我是第一次,亦因而低估了拍攝的難度。難度之一就是帶著拍攝器材在積雪三呎的地上行走,各人都要付上更多體力,加上高山效應,人容易因缺氧而頭眩和有嘔吐反應。

 第一天拍攝時,才拍了兩小時,已有幾位同事感到不適而要下山。午飯後,感到不適的人更多,當中一些是因為無間斷地踏在雪地上太久而感到雙腳麻痺。其實明知要在低溫之下工作,大家都已穿上足夠的禦寒衣物,可是無論穿上任何裝備,雙腿仍是感到寒冷難受。到了下午四時許,太陽躲到山後,風開始大時,大自然的威力已令我們潰不成軍;本來我們是八十多人上山的,但在那個時刻,還留在雪地上拍戲的只剩下十多人。

  總結了第一天的經驗,我們從新部署,例如想方法減慢拍攝時的節奏和避免工作人員站立在雪地上太久等,才再出發繼續拍攝。

  捱過了喜馬拉雅山之後,到了新疆的戈壁灘,需然沒有雪,但又是另一次在極低溫環境下的拍攝。

  在寒冷的時候,特別想家!

 

邱禮濤   

2004/12/6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