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談電影

         球迷喜歡講波經,麻雀友喜歡講麻雀經,股民喜歡談政經,影迷喜歡談電影。三五友人碰頭,如果大家都有相同的興趣或關注的東西,少不了都會拿來作話題談一談,興高采烈的時候,還會放聲高談闊論。

      電影是我的工作,也是生活的重要部份。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喜歡看電影或幹著跟電影有關工作的人可不少。經常見面的,並不常拿電影作話題,即使有所談及,也是輕輕帶過。反而不常見面的,有時談起電影來,可以談上三數小時。這些不常見面的朋友當中,潘源良是其中一個,我們通常稱他阿潘。

       對留意香港流行音樂的人來說,潘源良不會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因為他是香港著名的作詞人,而且作品很多。可是對阿潘來說,為歌曲作詞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他最想的是拍電影。有時,阿潘會以電影人自居,因為差不多二十年來,他都不忘構思電影題材,寫著他想拍的劇本。請不要把阿潘當成電影界的「新丁」,其實他是一個「舊人」,而且還相當「舊」。

      年青時的阿潘曾在電視台當助理編導,也當過電影的副導演,1986年初執導筒,拍了他至今唯一的作品,那是李麗珍主演的《戀愛季節》。拍電影有時也要講運氣,並不是你想拍就可以拍,阿潘就是沒有這樣的運氣。可是,阿潘並不是一個倒霉的人,要不然也不會成為上世紀九十年代在香港紅得發紫的流行歌曲作詞人。可以「紅」,當然是要你的作品能夠贏來口碑,而且可以大賣。

       記憶所及,每次跟阿潘碰面,我們都會講電影經。一般來說,我們都會先談一談近來看過的電影,然後,伸延到一些舊電影。前天晚上,我、阿潘,還有其他友人高談闊論,東拉西扯地談電影。一時間,大家都有一點影迷的天真,快樂得忘了天高地厚,世途凶險,仿佛當中無人是以電影維生似的。當我還是一個學生時,這樣的日子其實很多,同學們在校園內學電影,放學後去看電影,閒時總愛談電影。有時由於大家對某一部電影有不同看法或評價,可以爭辯得臉紅耳赤。那時我學懂了聲大和長氣的人未必對,但聲大和長氣的人總會贏,但當時贏的只是「牙較」,誰都改不了誰的想法,因為大家都 抱擁著年青人的天真、驕傲和對電影的執著。

 

邱禮濤  

2005/6/20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