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知啟示

 

         很久以前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句話:「時間是最偉大的藝術家。」

      活了這麼多年之後,我十分認同這句說話,因為一般的藝術家只創造了偉大的作品,但時間卻「創造」了藝術家。一個具體實在的例子可以在比知(The Bee Gees)四十年來的音樂歷程和認受性中看到。

      比知於1966年憑《Specks And Spicks》在澳洲走紅,跟著到了他們的出生地英國發展。當我開始收音機不離身的時候,比知己有不少代表作,更曾經是流行榜的常客,但是在那些日子裡,他們除了一首稍為流行的《Mr. Natural》外,便沒有其他可以取人歡心的作品。原來那時正是比知事業的低潮。

       1975年,隨著單曲《Jive Talkin’》的出版,比知無論在音樂上和「聲音」上來了一次經典的變型。音樂上,他們減少了以前舒情的敘事曲式,增添了不少節奏怨曲的成份,以前多作和音的假聲變為歌唱部份的主音,再加上跳舞節拍,使包括《Jive Talkin’》在內的《Main Course》專集一面世便成為爆棚大碟。這次比知的「回來」,震動全球,而且影響深遠。往後的《Saturday Night Fever》和由比知監製,Frankie Valli主唱,電影《Grease》(油脂)的同名主題曲都是極流行的經典。踏入上世紀的八十年代,比知還是樂壇的班霸,但出版的專集很少;他們退居幕後,為其他歌手製作了不少上乘的流行作品。 

      在比知歌曲大行其道之時,人們或多或少都會認為比知的成功是潮流所至,更有些評論認為他們是屈服於潮流。大抵上,當時的嚴肅樂評都視的士高音樂為沒有靈魂的音樂。可是,三十年後的今天,當人們回頭再看,都沒有幾個敢漠視比知在音樂創作上的成就, 曾被形容為屈服於潮流的竟變成潮流的帶動者,而且,的士高更是一個我們不能忽視的社會文化。

       比知最令我欽佩的是他們求變的一顆創作心和在創作上的多樣化。對藝人和創作人來說,「變」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人總是愛恥笑不被受落的「變」。其實當比知在六十年代很紅的時候,曾經來過一次不大不小的「變」,他們曾經走過短時期的迷幻(psychedelic)路線,只是沒有取得成功。也許「變」並不適合正走紅的人,「大變」有時更是危險。比知1975年的「大變型」,是否因為數載的事業低潮所醞釀出來,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能夠為一個時代寫下定義(define a generation)的創作人,從來不多。

 

邱禮濤

2005/5/29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