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讀《酒徒》


      一個懶散的星期天,閒在家中,呆望凌亂的書架和書桌,一時心血來潮,決定把工作間執拾一翻。

      由於家中的書太多,所以書架上不太大的書都是分兩排擺放。所謂「兩排擺放」,就是書後有書;因為一般書架的深度往往都是一般書本闊度的兩倍,而我家的書架正是一般的書架,而我大部份的書都是一般的書。把書本「兩排擺放」故之然可以省地方,但卻令內排的書長年隱蔽,只有偶然執拾書架時才可以讓它們重見天日。

      我執拾工作間的效率很低,因為我有個壞習慣,就是經常會把一些久違了的東西留在手中翻來覆去,這些東西包括舊相片、舊劇本、舊雜誌和舊書藉。這一次執拾書架,也不其然地把一本舊書重讀一次,那就是劉以鬯先生的舊作《酒徒》。第一次讀這本被譽為「中國第一本意識流小說」時我還是一個學生,事隔二十多年,再重讀時別有一翻體會。

       小說中的主角是以第一人稱的酒徒「老劉」。劉以鬯藉著這個人物,深刻地描寫出一個創作人面對現實和理想時的矛盾和所承受的痛苦。書中有一段描述酒徒和朋友喝酒聊天時,道出香港文壇沒有偉大作品的八個原因,節錄如下:(一)作家生活不安定。(二)一般讀者的欣賞水平不{高。(三)當局拿不出辦法保障作家的權益。(四)奸商盜印的風氣不減,使作家們不肯從事艱辛的工作。(五)有遠見的出版家太少。(六)客觀情勢的缺乏鼓勵性。(七)沒有真正的書評家。(八)稿費與版稅太低。當中的第六項,在小說的其他章節中都有再三提及。

      《酒徒》是劉以鬯先生1963年的作品,距今四十載有多,但當日的問題今天依然存在。當日文壇的問題,也是今天香港電影所面對的問題。以上引述的原因,當中大部份都是因為商業掛帥或金錢所引致的問題,但最令人感慨和洩氣的卻是「客觀情勢的缺乏鼓勵性」和「沒有真正的書評家」。

      回顧過去幾年的香港電影,沒有大明星的製作和「小」導演的作品應邀參加海外國際「大」影展,甚至奪獎,往往都不是傳媒所關注的「新聞」,傳媒大造文章的,總離不開某明星走紅地壇時穿著什麼名牌服飾。至於票房好的電影之所以票房好,因為影評人都走去看,票房不好的電影之所以沒有較好的票房,是因為連影評人也不願一看,更不理會那電影有多好。

      《酒徒》裡有一段寫到酒徒的朋友寫信勸酒徒將買酒的錢買飯吃;將空餘的時間撰寫自己想寫的作品,不要害怕他人的曲解與誤會;也不必求取他人的認知。酒徒讀信後,把自己禁錮在房內,哭了一天。

 

邱禮濤   

2005/9/11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