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22066

 

          我的爸爸1922年出生,1995年離開人世。我1961年出生,如果我和爸爸的壽命一樣,將會於2034年與世長辭。我的女兒生於1993年,如果她跟我的壽命相同,將於2066年和這世界說再見。這樣一計,我們三代人在人世間共經歷144年。到時,電影一百七十一歲。

        爸爸出生的一年,是中國第一部電影《定軍山》誕生之後的第十七年,同年,中國第一本影刊物《影戲誌》出版,當中的一篇文章把指揮拍攝電影的人稱為「導演」;自此以後,電影界有了「導演」這個專有名詞。不知道年少時的爸爸對電影有沒有興趣,但我知道當他還是年輕力壯的時候,中國人就已拍過不少很好的電影。還在傳理系唸電影時,一班同學曾試過跑到北京去看《新舊上海》、《李時珍》、《林則徐》、《漁光曲》、《神女》、《大路》和驚為天人的《小城之春》 等電影。然後我們知道蔡楚生、趙丹、費穆、阮玲玉等都是出色的電影人。爸爸從來沒有提及過這些電影,所以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看過,但卻知道他看過不少由林黛主演的電影和六十年代的「黃梅調」電影,因為媽媽很喜歡林黛和「黃梅調」。印像中爸爸退休以後便沒有到過戲院,直至他的兒子做了導演才再踏足戲院捧兒子的場。他最喜歡看兒子拍的《中環英雄》。

        我出生的一年是香港第一部電影《莊子試妻》誕生之後的第四十八年。雖然從沒有看過這部比我年長差不多半個世紀的電影,但二十多歲時知道了這部電影的製作人黎民偉先生被人稱作「香港電影之父」。年少時不知道香港有個「電影之父」,只知道戲院有專放舊片的廉價「公餘場」、小朋友可以買一張戲票然後三個人進場看 《超人肉搏四大怪獸》、看《天體女泰山》時無人會要查看小朋友的身分證和中國人電影裡有張徹和李小龍。

        女兒出生時,黎民偉先生已逝世四十年,同年我拍了《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今年十一歲的女兒很喜歡看電影,也很捧港產片場,當我看見香港電影在年產量和票房都今非昔比而神傷時,她並不介意戲院裡觀眾的多寡,只注意著在漆黑空間裡發放光茫的銀幕,沉醉在令她哭笑的電影世界裡。1895年,盧米埃兄弟拍了世界上的第一部電影。1995年,電影一百歲,我帶著還未懂看電影的女兒行街看電影;明年中國電影一百歲,女兒也許還會和我行街看電影。

        2034年之前,希望我還可以拍電影,在2066年之前,希望香港電影可以光輝再現。

 

邱禮濤

2004/8/26

 

 

主    頁

關於邱禮濤

電影年表

著    作

最新消息

最新文字

留下說話